慶祝西藏和平解放70週年
2021 05/ 27 16:41
來源: 西藏日報

孩子們的天地越來越廣闊 —聽格桑德吉講墨脱教育的發展與變化

字體:

    初春的早上,墨脱縣完全小學還籠罩在薄薄的雨霧中。走進學校,寬闊的操場,嶄新的教學樓,温馨的學生宿舍……一一映入眼簾。下課鈴聲響起,孩子們雀躍地跑出教室。在教學樓前,記者見到了格桑德吉老師。

    格桑德吉老師笑容質樸,邊走邊向記者介紹學校的情況:“學校目前有490多個孩子,13個班級,美術室、音樂室、體育室、多媒體教室等硬件設施齊全,現在墨脱的教育真的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”

    在交談中,格桑德吉講起了自己的求學路。

    “門巴族的女兒”格桑德吉,1978年出生在墨脱縣幫辛鄉一個普通的農牧民家庭。“那時候,鄉里的孩子都是9歲、10歲才開始上學,幫辛鄉小學就是一間破舊的房子,一個老師教十幾個孩子。我在幫辛鄉小學讀完僅有的一年級,來到林芝第二小學繼續讀書,成為鄉里唯一一名‘走出來的小學生’。”格桑德吉説。

    因為村裏的教學並不規範,轉學到林芝二小的格桑德吉又重新從一年級讀起。“那時候,林芝二小有4幢樓,校園裏的路面沒有硬化,到處都是石頭。上學時,最開心的事是週末出去逛逛,看地攤上新奇的玩意兒,覺得林芝好繁華,根本不是村裏人講得‘外面跟村裏一樣’。”格桑德吉回憶説。

    由於那時墨脱沒有通公路,回家的道路遙遠又艱險。小學期間,格桑德吉兩三年才回一次家。“每次回家,都要先走路或搭車到波密,搭車到波密需要10塊錢。要是遇到塌方滑坡路斷了,就只能翻雪山,每次回家至少需要5天。”

    “在村裏,我們一直以為讀到初中書就唸完了。”到了林芝,格桑德吉才知道上學是可以上到大學的,“林芝的老師鼓勵我們考西藏班,向我們介紹祖國各地繁華的城市,讓我特別嚮往。當時覺得林芝已經很繁華了,沒想到還有比林芝更廣闊的天地。”格桑德吉説。

    小學畢業後的暑假,格桑德吉回到幫辛鄉。鄉里的學校和六年前一樣,沒有一點變化。曾經的同學們都好奇地跑來問,到外面上學能看到什麼。“我告訴他們外面有高樓、有車、有糖果……鼓勵他們走出去,但是他們都説‘怕’‘不敢’。”

    格桑德吉至今對這一幕仍記憶猶新。從那時起,她就下定決心大學畢業後回家教書。

    2001年,格桑德吉從河北師範大學畢業後回到西藏。一起畢業的同學都選擇去了條件比較好的縣城,她知道自己的家鄉缺老師,便選擇回到幫辛鄉。“我要儘自己最大的努力,培養好家鄉的孩子們。”格桑德吉説。

    從墨脱到幫辛,沒有公路,小道步行需要整整兩天。那時,幫辛鄉小學有四分之三的孩子都是住校生,所需物資都要老師自己揹回來。生活上的困難可以找到解決辦法,但最難的還是“勸學”。

    格桑德吉説,因為過於封閉,很多家長只看到眼前的利益,讓孩子們從小就務農、做背夫。孩子們不瞭解讀書的重要性,也經常偷偷跑回家。幾十人的班級,有時跑得只剩下幾個人。

    2013年,墨脱公路通車,墨脱的教育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格桑德吉説,孩子們也開始從“有學上”到“上好學”。

    近年來,我區教育投入大幅增加,義務教育薄弱學校基本辦學條件全面改善,學校標準化建設不斷提升,教育信息化融入課堂,墨脱教育初步實現了在辦學經費投入、硬件設施等方面的有效提升。

    “墨脱公路通車後,縣裏引進了不少內地的老師,現在教學理念越來越先進,學校的硬件設施一應俱全,家長對教育的態度更是發生了根本性轉變,開始主動關心孩子的學業了。”格桑德吉説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,教育是改變命運的重要基石。現在我又從事教育事業,希望我的學生們,在黨和國家提供的良好教育環境下,都能有自己更加廣闊的天地。”格桑德吉憧憬道。(記者 胡文 王珊)

【四方物流香港】 【四方物流香港】
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